自媒体复工之后:有人阅读破百万接单如常;有团队已濒临解散

发布日期:2020-02-25 23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0年的开年,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,尤其是餐饮旅游等线下行业。不过,线上也并不是世外桃源。虽然在线教育可以逆势增长,但大多数线上行业也处在挣扎之中。

  自媒体领域往往被外界看做是受此次疫情影响最小的行业,因为自媒体可以规模很小、天生适合线上办公、内容生产并不因不可抗力而中断。殊不知,自媒体的生存,靠的还是其他行业的企业,没有投放和年框,用爱发电生产内容也是慢性死亡。

  最近,蓝色光标做了一次行业调查。根据最后的统计结果,参与调查的品牌客户中,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表示营销预算的调减比例超过30%。

  其中,互联网服务行业和游戏行业有超过30%的企业表示,会对营销预算进行轻微调减(小于等于30%)。而这比例,在电商和快消两个行业中超过了40%。

  实际上,对如蓝标这样的公关营销企业来说,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目前还并不明显。

  一位公关企业内部人士对鞭牛士表示,TA目前负责的业务量并没有明显的增减。原因在于,开年本就是淡季,疫情的影响比较有限。

  TA目前主要负责微博、YY等企业,在业务量没有减少的前提下,只是企业的宣传需求发生了变化,主要是和疫情相关。实际上,平时企业的宣传也多集中在线上,影响相对较小,最大的变化应该是线下发布会变成了线上发布会。

  至于改到线上发布会之后会不会影响营收,该人士表示,长期服务的企业一般是签订年框,疫情有没有都不影响执行。

  比如知名自媒体人三表老师,自复工以来,他已经执行了一单商务合作,目前还有三四单在排期中,数量上有所减少。但是,据他本人的观察,年前才是企业的投放高峰期,年后数量的下降并不能真实的反应问题。

  此外,三表还对鞭牛士表示,目前很多过来咨询合作事宜的企业,都有很强的合作欲望,这一点甚至要优于疫情前。

  而在内容方面,三表龙门阵的数据也获得了巨大的增长。由于三表本人关注面比较广,所以内容方向也非常多样。据他本人介绍,疫情期间参与了很多公共话题的讨论。

  这是一个高关注度,且高风险的创作方向。所以,在此期间,三表龙门阵产出了一篇120万+、两篇10万+、多篇5万+的文章。但同时,被删的文章也很多,包括那篇120万+的文章。

  但他本人表示,最终的数据是有较大提升的,说明读者比较关注疫情相关的公共话题,而且也更能吸引读者互动。

  当然,这种情况也不只局限在三表一人身上。那些成企业、成规模运营的自媒体团队也有相似的境遇。

  雷科技创始人罗超在接受鞭牛士采访时表示,即便疫情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,但自身的商务合作其实并没有受到影响。甚至,企业的线上投放欲望更加强烈。尤其是线下发布会无法正常举行的情况下,很多这方面的预算都花到了线上。

  据罗超的介绍,雷科技作为科技媒体,目前的商务合作主要集中在一些无法举行线下发布会的手机厂商,以及疫情期间有刚需的科技产品,比如信息服务和空气净化器等。

  不过,情况并不是看上去那么明朗。因为春节一直都是自媒体接单的淡季,疫情是否真的产生了影响还要往后看。但即便如此,雷科技目前也遇到了难处。公司原计划是春节后搬到新的办公地点,可惜遇到疫情,原址退了租,新的办公室搬不进去。

  好在,远程办公没有影响员工的工作效率,疫情期间也有很多爆款内容产出(多与疫情相关,企鹅号有单篇80万阅读的文章),商务、内容二者都还未被影响到。

  同样情况的还有科技唆麻,创始人马伟民在接受鞭牛士采访时表示,对于自媒体行业来说,历来开年都是淡季,即便有疫情影响,也没坏到哪里去。

  不过,如果疫情的影响持续到一季度末,包括大企业在内的很多公司肯定会缩减营销预算,到时候,头部投放量的减少一定也会波及到像科技唆麻这样的团队。而科技唆麻目前的客户,多数也都是一些头部企业。

  马伟民表示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科技唆麻的营收并没有出现较大的波动。但是,很多除此之外的业务受到了直接影响,甚至处于停滞状态。而且,由于疫情让全行业都放慢了速度,团队目前也无法走得很快。

  好在,疫情期间,科技唆麻的内容数据一直看涨。由于选题偏向疫情方面,而且跟进及时(疫情后汽车行业是否反弹、疫情后复工),不仅粉丝量和阅读量出现较高的增长,而且还有几篇文章达到了几十万。

  当然,凡事不能一概而论。有自媒体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生存,甚至获得一些额外机会,但也有的面临极大的困难。

  其实,对于甲方的企业来说,可能有些并未如报告中所说的那样已经在缩减,而是在观望。

  众所周知,三四月份是招聘旺季。而某互联网招聘平台内部人士对鞭牛士表示,疫情的爆发,导致一些年前的推广和投放计划搁置,原定的线下活动选择了取消或延迟。根据该平台的预测,往年的招聘旺季可能会延后,企业也在观望合适的时机。

  某媒体集团的一位广告业务负责人对鞭牛士表示,疫情防控把用户都圈在了家里,所以在线教育市场突然得到了增长的机会。因此,目前接到了很多教育公司的合作需求,基本都是在线教育方面。

  但是,这些都是零散的单子,而且量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。整体上来说,其实业务单量是减少的。更致命的是,目前的品牌合作趋于停滞。据鞭牛士的了解,品牌合作一般都是以年框形式合作,即上文公关公司内部人士提到的那样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,公司正在考虑对刊例价进行调整,不过第一季度基本没有调整的可能了。

  相比以图文主的自媒体来说,视频作者和视频自媒体受到的疫情的负面影响更为明显

  B站名为“小缸和阿灿”的UP主,曾在2月5号发布过一则有关疫情对其工作室影响的视频。在视频中,UP主表示,疫情的出现导致了视频取材困难。

  但更严重的是收入方面,据该UP主的介绍,2020年第一季度的商务合作基本告吹。更可怕的是,该UP主的工作室还曾在年前扩大了团队、换了新办公室,为社会创造就业岗位的同时,准备大干一场。

  但疫情到来之后,不仅新办公室空置,还要支付每月1万的房租和几万的工资。如果第二季度情况没有好转,恐怕整个团队都岌岌可危。

  比如美食博主“贫穷料理”,以往的视频作品中,外出采购(外景)、团队拍摄是制作的标准流程。但疫情之后,其视频发布频率、拍摄风格(个人自拍、自家厨具)、内容都有很多变化。准确的说,是质量和数量出现了下降。

  从鞭牛士的观察来看,以往“贫穷料理”的视频点赞量最高可超百万,最低也有十几万。但疫情之后的内容,爆款不过八十万,最低的点赞不过几万。

  这种情况在“虎哥说车”里更为明显,从1月24日开始,虎哥的视频就不再是评论汽车,而是一些和车关系不大的内容(更偏疫情方面),更像是随手拍的vlog。期间,虎哥本人还首次进行了直播,但内容无非唠一些家长里短、人生鸡汤。

  一家以美妆账号为主的MCN企业对鞭牛士表示,疫情对公司的接单情况还是很有影响的。部分客户临时取消了合作,或者暂停了投放计划,准备观望一下疫情的发展,然后再做计划。

  2月初的时候,疫情确实对该企业的业务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。但是,对于该企业孵化或合作的头部账号来说,档期依然比较满,依然需要预约。而且,内容制作这一块也没有特别大的负面影响。

  毕竟美妆、种草类的账号,内容制作主要在室内。影响最大的,是内容以剧情为主的博主。

  目前,这家MCN企业还没有推出针对疫情的一些优惠政策,或对刊例降价。究其原因,或许是因为疫情的负面效应还没影响到企业的根基(头部账号)。

  倒是抖音的星图,推出了下单打8折的优惠活动。按照活动规定,活动期间下单,发布视频,可以享受8折。不过,据该MCN企业介绍,报名这类优惠活动的,基本都是平时变现不太理想的账号,头部账号很少参与。

  如果从商业角度来看,作为企业宣传渠道的自媒体,本身就是疫情负面最后的承担者之一。这几年出现的付费阅读、赞赏等方式,还没有验证其能养活一个自媒体团队的能力,企业广告仍是主要收入来源。

  作为相伴相生的企业和自媒体,面对如今的局面,不说互相帮扶,但最起码也要互相体谅。罗超就曾对鞭牛士表示,目前已经自降了刊例价格,还免费开放了很多自有资源和企业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