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泡玛特成新三板“最牛”转板股!33岁创始人夫妇身价500亿

发布日期:2020-12-12 17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2月11日,泡泡玛特(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,开盘涨幅100.26%,市值一度超1100亿港元。

  此后,泡泡玛特涨幅有所回落,截至收盘,泡泡玛特报69港元/股,涨幅79.22%,全天成交逾73亿港元,最新总市值为953.29亿港元。

  就在12月10日,泡泡玛特打新结果出炉,其发行价为38.5港元/股,冻资2237亿港元,一手中签率15%,据证券时报报道,其暗盘一度暴涨150%。

  而泡泡玛特曾是一家新三板公司,2019年4月从新三板摘牌之际总市值约20亿元。挂牌新三板期间,其估值较低之际接近10亿元。有投资人直言,“在10亿估值时没瞧上的盲盒,三年过去翻了100倍。”

  今年7月,成功转板的中国“电子烟第一股”思摩尔国际(开盘暴涨超120%,截至收盘,总市值达1780.49亿港元。

  思摩尔国际前身为新三板公司麦克韦尔(834742),从新三板摘牌前,其总市值为73.88亿元。一年后,麦克韦尔摇身一变成韦思摩尔国际,总市值则从73.88亿元飙升至1780.49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1609亿元),身价暴涨超20.78倍,秒变新三板“最牛”转板股。

  截至最新收盘,思摩尔国际报47.65港元/股,总市值为2777.84亿港元。

  一位新三板个人投资者“S”曾以较低的价格买入思摩尔国际,在该股转板后赚得盆满钵满。该投资者也因此一战成名。

  但与思摩尔国际带动的财富效应不同的是,泡泡玛特则是被大部分投资者“错过”的一只大牛股。

  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泡泡玛特的股东总数仅为17户,而据其公开说明书显示,2016年底,其股东数同样为17户。

  实际上,在从新三板摘牌之际,泡泡玛特已经透露,其董事希望通过港交所获得更多接触国际及市场的机会。

  回溯之初,2010年10月,出生于1987年的王宁到北京创业,参照日本知名杂货零售商场“LOFT”的模式创立泡泡玛特。

  成立不到一年,泡泡玛特就获得了创业工场麦刚等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。此后,分别顺利完成A轮、B轮融资,分别由墨池山创投、金慧丰投资等领投。

  泡泡玛特目前的股东大部分也是早期的这批投资人,如天使投资人麦刚、黑蚁资本、金鹰商贸、华强资本等,大部分知名度都不高。

  其中,2018年3月,泡泡玛特曾以27.46元/股的价格定向增发完成募资4000万元。而此次定增被宁波华强睿哲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一家包揽。

  若以今日收盘价计算,宁波华强睿哲若所持股份数未变动,一日便浮盈约4400万元。

  从最新招股书来看,在为数不多的股权变动中,有新人进来也有股东在挂牌新三板期间就已退场。

  其中,金鹰国际商贸集团(中国)有限公司一度是泡泡玛特的第二大股东,挂牌新三板前,该公司持有泡泡玛特近18.23%的股份,但2019年2月,金鹰转让了所有泡泡玛特的股份。

  截至新三板摘牌前,泡泡玛特的估值为20亿元。尽管彼时的估值已较挂牌新三板前期有一定提升,但相较于转板上市后的1000亿港元市值,在外界看来,这一退出也算是遗憾。

  而在过去近三年里,创始人王宁夫妇几乎没有再向任何投资人出让过新股份。反而在陆续回购老投资人手里的份额。至今,王宁夫妇拥有着公司控股权,持股占比近50%。而以今日的股价表现来看,王宁夫妇的身价轻轻松松超过500亿。

  对于泡泡玛特的暴涨,市场惊呼“看不懂”:一家盲盒公司怎么就市值1000亿了?

  实际上,在2017年以前,泡泡玛特连续录得三年亏损,累计亏损金额4764万元。不过,从2015年开始,泡泡玛特开始转战IP运营,并引入“盲盒”,出乎意料的是,盲盒成为其转型的关键点。

  2016年4月,泡泡玛特与香港Kennyswork Company Limited成功就“Molly”品牌形象达成战略合作,成为该形象的全球重要战略合作伙伴。两个月后,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上线,这也标志着其线上业务的开启。

  招股书显示,泡泡玛特总共运营85个IP,包括12个自有IP、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。2017年到2019年由自有IP、独家IP和非独家IP共同自主开发产品的销售额合计4586.4万元、34014.9万元、138420.9万元,占比不断提高,分别为29%、66%、82.1%。

  若以每一年对应的盲盒平均售价计算,同期内,盲盒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165.84万元、2.89亿元、12.47亿元及6.35亿元。

  目前,线下自营零售店是泡泡玛特主要的销售渠道,同时线上渠道销售额比重不断增加。2019年,其线上渠道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已经上升至32%。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,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销售额达到1.42亿元,成为大玩具类目中首家“亿元俱乐部”成员。

  从IP构成来看,Molly这一个IP,去年就为泡泡玛特贡献了4.56亿的营收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泡泡玛特的毛利率呈现快速上涨趋势,2019年其毛利率达到64.8%,这一数字较其2017年增长17个百分点。“盲盒+IP”的吸金组合让泡泡玛特的业绩呈现爆发式增长。2019年,其净利润达4.51亿元,这一数字较2017年增长286倍。

  在去年底,泡泡玛特的首席营销官果小,在一次活动中公布了核心用户画像:75%为女性;32%的人是95后;90%的人月收入在8000元-20000元之间。

  今天,也有诸多市场人士在点评泡泡玛特之际,感慨“应该拥抱年轻人,拥抱00后。”

  海通开元董事长张向阳在2020 中国(深圳)风险投资高峰论坛上表示,“泡泡玛特市值1000亿,这还是一个“新”的问题,就是创新,新业态,新技术,新模式。这种新经济的东西在任何一个阶段其实它的估值都是很高的。”

  1000亿的估值是否是虚高呢?对此,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熊钢也在2020 中国(深圳)风险投资高峰论坛上指出,“从创新投资来讲,一定要锚定财务指标,财务指标则应该锚定在核心收入。像谷歌、脸书市值那么高,他有高质量收入的支撑,而且交易的条件好。而新经济东西,补贴1毛钱才能拿回来1毛钱的收入,这是完全不同的收入质量。”

  熊钢进一步表示,“高增长的收入才能支撑高估值。以高增长的收入来支撑高估值才是有效的高估值。如果没有这些支撑,哪怕某一年没有达到预期,股价都可能掉。”